罗马鹰旗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铭牌上是Leg XXIV Coh IV意思是Legion XXIV Cohort IV 即为第24军团第4营,旗帜的上端一般都是矛尖,若为手掌则表示该营是该军团的主力营,相当于我们今天的尖刀连,若还有金色花环,则表示该营战功卓著,是王牌部队·下面的银色圆环则表示该营目前还有多少个中队,满建制的营为6个中队。

古罗马军团是古罗马职业化的军队,其而其象征物鹰旗则是每一个军团的灵魂,其下还有营旗,队旗,罗马指挥官可以从其旗帜上看出该营隶属军团,兵力情况,装备情况,甚至召集地。

10小队 = 1中队(Centuria) 80人左右,也称百人方阵,是作战基本单位

圆环下方的新月是一位专门庇护战场士兵的神祗的象征,希望每次战斗后神祗能让上面的圆环多剩几个,再往下的头盔型装饰则是表示该营装备情况,如果是金属做的则表示该营装备优良,皮革的和木头的则表示该营可能连金属铠甲乃匪精享都未配发完毕.

上面的鹰旗和营旗都由专门的旗手(Signifer)掌旗,旗手必须是在该军团服役20年以上的老兵并且经验丰富但年龄偏大,德高望重的老士兵来担当:

旗手衣着与普通军团士兵差别很大,最显著的是其头上批着的兽头和兽皮,若是狮子,则为军团鹰旗的旗手;若为熊,则是营旗旗手,若为狼,则为大队队旗旗手,铠甲也是比一般军团士兵的板甲更轻便的锁子甲,盾牌也是比军团士兵的的方盾更灵活的圆盾,毕竟这些老士兵的体力不复当年,用他们做旗手可以凭借其丰富的沙场搏杀经验教导和鼓励新兵。

附属军团的旗帜则比正规军团简单多了,一般也就是一面旗帜上书某军团某营,再添上动物,人物等做为该附翻棕糊属军团的外号:

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寻设墓担主力军团军旗,《Republican Roman Army 200-104 BC》,Nick Sekunda,Angus McBride

在罗马共和国时期,一般情况下罗马拥有四个主力军团(Urban Legion),由两个执政官分别统帅其中的两个。这个时候所谓的“军旗”(Standard)还不是我们现代常见的三角形或四边形的布制军旗,可以随风飘扬,而是一根徽杆,上面挂有各种饰物,顶端是光亮的矛头或者是金属的动物立体图形。而“旗手”(Standard Bearer)则被通称Signifer(拉丁语),这个词来源于拉丁文signum(记号,标识,想想sgn(x)函数吧 )和ferre(带,拿),意思就是“拿标志者”,也有专门将举军团军旗的旗手翻译成“擎徽手”的,这倒是非常贴切。从上面的图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在罗马共和国早中期罗马军团的军旗并没有固定统一,从第一军团到第四军团分别是狼(左二)、公牛(左一)、马(左三)和野猪(左四)。(据说早期的军旗有共计五种,还有采用鹰形的,但是很遗憾我没有找到相应的图片,姑且存疑)。

而到了共和国末期,执政官马略(Gaius Marius)对罗马的军制进行了重大改革,从民军制改成了募兵制。公元前102年,在法律上鹰徽成为罗马共和国的正式标志,即代表了“元老院与罗马人民”(拉丁语Senatus Populusque Romanus,缩写为SPQR),SPQR是罗马共和国以及后来的罗马帝国的正式名称,这只鹰也被称为“SPQR之鹰”,罗马人希望这只朱庇特的雄鹰能指引他们在战场上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而罗马军团军旗(signum legionis)就料元旬被固定为鹰旗,初期为银制鹰标,后来改为金制(据说也有铜制的)。

让我们再来简单看看经过马略改革过后的罗马军团各种项主旗帜吧。首先允许我快速地解释一下一个标准罗马军团的编制,一个军团(拉丁语:Legio,意思是“聚集”)由十个大队(拉丁语:Cohortes Urbanae)组成,每个大队由三个中队(拉丁语:Manipulus,来源于拉丁词Manus,意思是“手,一队人”)组成,每个中队由两个百人队(拉丁语:Centurio,来源于拉丁词Centum,意思是“一百”)组成,每个百夫队由十个 战斗组(拉丁语:拜拳船Contubernium,意思是“同住一个帐篷的人”)(类似于班)组成,每个战斗组包括八名士兵,同时一个罗马军团配属一个辅助军团(拉丁语:Auxilium,意思是“帮助“),两个罗马军团和配属的辅助军团组成集团军,由一名执政官指挥。从前文中我们了解到在马略改革之前军旗手都叫做Signifer,没有区别,恋晚民现在进行了细分。从左至右,第一名旗手拿的是军团鹰旗(拉丁语:Aquila,意思是“鹰”),这些旗手也因此被称为 “鹰旗手”(拉丁语:Aquilifer);第二名旗手拿的是军团旗(拉丁语:Vexillatio,来源于拉丁词Vexillum,意思是“旗帜”),为四边形红底旗帜,起初上面绣有军团的文字标识,后来也在上面绣上了人物或动物标志以及该军团的外号等,这面军旗可用于一个军团或集团军使用,或是用于军团机动部队,也可用于辅助军团,这也是我们现在常见的国旗军旗等种种旗帜的最初来源,为了以示区别本文一般称其为“帜”,这些旗手就被称为Vexillarius(拉丁语);第三名旗手拿的大队旗,顶端一般为尖矛,如果为手掌形则表示该大队为本军团的主力部队,如果下端还有金色花环,则表示该大队战功卓著,下面的银色圆环则表示该大队现存的百人队数目(注意不是中队),满建制为六个圆环,上图所示的这面大队旗只有四个圆环,说明这个大队未满编,银环下方的新月标志是象征了一位在战场上专门庇护士兵的神袛,希望神袛能保佑该大队在每次战斗之后能让军旗上面的银环多剩下几个,最下面的盔型饰物则表示该大队的装备状况,金属表示装备优良,皮革或木制的则表示该大队未装备金属铠甲;第四名棋手拿的是中队旗,旗杆上饰物的意义基本同大队旗相似,上面的圆环表示本中队战斗组的情况(存疑),这两级的旗手还是被称为Signifer,没有变化;第五名旗手拿的是辅助军团军旗;第六名旗手(Imaginifer)拿的是皇帝的立体金属头像(拉丁语:Imago,意思是“图像”),这个旗帜出现在帝政时代,是用来鼓舞士气和提醒士兵在战斗时要实现自己对皇帝许下的诺言,履行应尽的义务,帝像旗仅用于军团的主力大队,这些旗手被称为Imaginifer(拉丁语);第七名旗手拿的是龙旗(拉丁语:Draco,意思是“龙”),最早在萨尔马提亚人(Sarmatians)和安息人(即帕提亚人,Parthia)等民族中使用的,公元3-4世纪采用,出现在帝政晚期,这里的龙旗只是一个笼统的称呼,一般由一个木制的动物头像和一截长长的筒状飘带组成,这个动物头像除了龙头之外,还可以是狗头,狼头,熊头等等,是骑兵专用旗帜,这些旗手被称为Draconarius(拉丁语)。

早期的旗手都必须是由在该军团中服役二十年以上经验丰富的老兵来担任。旗手头上批有兽头,身上穿有兽皮坎肩,兽头为狮是军团鹰旗手,为熊是大队旗手,为狼则是中队旗手。显然上图这位鹰旗手就是一位披着狮头的老兵。

此外,鹰不仅可以作为军团一级鹰旗的标志,还可以用在军团帜和大队及中队旗上充当饰物。

(埃及艳后三人行)的第二军团(Legio II,并不属于帝国军团序列)银币(Denarius)

(Legio V Alaudae)在马克·安东尼时期的银币(Denarius)

第一“首辅”军团(Legio I Adiutrix)在塞普蒂米乌斯·塞维鲁统治时期的银币(Denarius)

(Vercingetorix throws down his arms at the feet of Julius Caesar,《Vercingétorix jette ses armes aux pieds de Jules César》 ,油画,作者莱昂内尔·诺埃尔·诺亚(Lionel-Noel Royer),创作于1899年,藏于

在《罗马》第一季第一集中,一开场就是高卢联军首领维钦托利(拉丁语:Vercingetorix)在阿莱西亚战役后向恺撒投降。他被要求跪下亲吻恺撒统帅的第十三军团的金鹰旗,以示对罗马的臣服。

,哦,错了,是蓝肤人偷走,还搞得路人皆知(都没看到有谁不知道的),据说部队的士气值会大大下降,于是恺撒派了两个人再去把它“偷”回来。

《企望和平》(《Eintracht laesst hoffen》,木刻插图,作者Johann Jacob von Sandrart,创作于1689年,小说《伟大的战将海尔曼》(《Grossmuethiger Feldherr Arminius oder Hermann》,Daniel Casper von Lohenstein))

实际上按照罗马军法的规定,丢失鹰旗的惩罚要比这部戏里严厉得多,如果一个军团在战斗中丢失了本军团的鹰旗,那么这个军团将被解散,番号会被彻底取消,不予重建。在公元9年爆发的改变日尔曼人命运的条顿堡森林之战中,瓦卢斯率领的三个罗马军团(第十七、十八、十九军团)被海尔曼日尔曼联军全歼,罗马人丢失了这三个军团的鹰旗。而六年之后,奥古斯都(即屋大维)的养子、罗马大将盖尤斯·尤利乌斯·恺撒·日尔曼库尼斯奉命率领八个军团再次征讨日尔曼人,他命人前往这一地区搜寻那三个军团的幸存者和这三具丢失的鹰旗。其中的两具被他找到,并且带回了罗马。但是尽管如此,这两个被找回了鹰旗的军团最终还是没有重建,这三个军团的番号也彻底从罗马军团的序列里消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jznmz.com/,罗马队

Leave a Comment